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三章 仙境一游
    盘邑一直晕睡不醒,弥留之际跟着一群人爬上一座高高的山坡,那些人他都不认识,彼此之间不说话,大家耷拉着脑袋慢腾腾地向前拖动脚步,像是一群赶往囚牢的罪犯,又像是一伙走上天堂之路的冥境幽灵。

     盘邑只觉得那条阴暗的山路又徒又长,长得让他走不到尽头,看不到希望。

     中年人把盘邑背到家里,看这个陌生的小伙子一直在塌上迷睡不醒,怕出事,连忙叫上三个壮汉一起把人抬上山,去找侗寨的神医吴绵。

     四个人抬着担架不知走了多少里路,只觉得脚下的路越走越长,肩上的人越抬越重……暮色霭霭时分,透过空气中微亮的缝隙我看到半斜坡上有一灰蒙蒙的村落。

     好不容易找到神医吴绵的家,神医却出诊未归,家里只有一个二十岁左右的侗族姑娘,中年人跟这个姑娘说明了情况,要把盘邑留下治伤,小姑娘看到盘邑伤势挺严重的,头上身上红一块青一块的,不好拒绝,就答应了,那四人就放心连夜赶回去了。

     侗家姑娘名叫吴秀秀,是神医吴绵的孙女,她见盘邑气若游丝,随时都有断气的可能,没等爷爷回来就捣草药给他敷上,等神医回来吴秀秀正在给盘邑灌药汁。

     吴秀秀把来人情况跟爷爷讲清楚后,吴绵马上查看盘邑的伤势,最后给他把把脉。

     神医点点头说:“阿秀,这个人送来得及时,而且你用药也准确,现在气息开始转顺了,如果你等我回来再上药灌药,恐怕神仙也救不了他。”

     吴绵从小教孙女秀秀说汉语,彼此习惯了用汉语对话,两人跟本寨认识的人交流都是说侗话的。

     吴秀秀听阿公夸自己用药及时准确,满心欢喜,迷笑着说:“阿公从小带我上山采药,这些药治什么病,养什么伤,我早都记得清清楚楚了。”

     “嗯,聪明!不愧是我吴绵的孙女呀!”说完,吴绵也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 吴秀秀乐得嘴角上扬上,秀气的瓜子脸上现出一个得意的酒窝。

     爷孙俩不再说什么,让病人好好休息,各自回房睡觉去了。

     三天后,盘邑依旧晕睡不醒,十三天后,盘邑还是紧闭着双眼。这天,吴秀秀开始着急了,她见草药又快用完了,一大早起来就独自上山采药去了,爷爷在家一边做家务一边料理床上的盘邑。

     浑浑噩噩中,盘邑跟着那群人走呀走,终于走到了山顶,远处的天际慢慢变亮了,眼前的景色渐渐清晰起来……

     突然,盘邑睁开了眼睛,他发现自己躺在一张雕花木床上,全身每一块肌肉每一个细胞都疼得要命,像有无数根尖针插在身上一般。

     他身上尽管疼痛,脑子却异常清醒,他一醒来就在身上乱摸一通,发现隐身帽不在了,赶紧从被窝里爬起来,他看到自己身上穿一件粗布白衣,那件破烂的夹克不知哪儿去了,眼睛飞快地扫描房间的每一个角度,最后看到自己那件夹克衣整整齐齐地叠放在枕边,破烂的地方也缝补上了。他赶紧把手伸进夹克口袋,那顶棕丝帽还在,他掏出来一看,没人动过,跟原来的一样,他放心了。

     这时,隔壁厨房里传来了锅碗瓢盆的撞击声。

     接着,从房门缝隙飘来了一股清香,这香气不像丁香花那样淡雅,也不像野蔷薇那样浓烈,而是一种奇异的茶香。

     盘邑的味觉被诱惑着,在床前来回走了几步,心里想着:这是哪里呀?

     吴绵听到了脚步声,连忙走上楼来,他推开房门,手里拿着一碗热气腾腾的早餐,他对盘邑说:

     “老弟,醒了?赶快把这碗油茶吃了吧。”

     盘邑仔细看来人,是一个六十多岁的老汉,他一身黝黑的布衣,脸上一道道深雕的皱纹堆出了慈祥的笑意。盘邑的心为之一动,第一次感觉到皱纹有那么的亲切,顿时感悟到:原来皱纹是笑容留下的痕迹!

     老汉把油茶放在床头前的方桌上,盘邑看着老汉说不出一句话。

     “吃吧,这是用干糯米炸成的米花。”老汉又说。

     盘邑坐到床边双手捧起那碗油茶,低头用嘴唇蘸了一点汤,鼻子吸进从碗里升腾上来的热气,果然除了有炸米花油腻的酥香,还有茶叶融于水的清香。这油茶比爷爷做的早饭更香,更诱人胃口,他搅动筷子,却只吃下几口,他觉得胸口胀痛得厉害,放下了筷子。

     “别急,慢慢来,等一下再吃。”吴绵看盘邑不说话,躬着身子出去了。

     盘邑瞥了老汉一眼,发现他的背已经驼了。

     吴绵在外面忙碌着,盘邑只听见他一会儿上楼一会儿又下楼。

     “老弟,我去割牛草了,你可以出去转转,中午回家吃饭,我去放田水捉几条鱼来下酒。”

     “老爹,”盘邑大声叫了一声,却发现声音很,估计老汉跟本没听见。

     果然,吴绵没有回应他,响着脚步声走出去了。

     盘邑走出房间坐在吊脚楼外廊的长板凳上,他看到墙上挂满了大大小小的锦旗,什么“妙手回春”、“救护天神”、“九寨神医”等,想到了自己的爷爷。

     他爷爷学过苗医,也治愈过许多村里人,但没人送他锦旗,这次被山魈捉去,肯定是凶多吉少。盘邑想到这里,心痛开始猛击他的胸膛,他不得不俯下身来做了几个俯卧撑,以扩胸来缓解心肌搐痛的力度。

     不能这样坐着,得出去走走,盘邑告诉自己,于是他迈着蹒跚的步伐走出家门。

     站到门外,盘邑放眼望去,斜坡上一排排一层层吊脚楼笼罩在晨雾里,如同仙境。他沿着石块铺成的小路走进寨子。

     一路上他遇到很多的老汉和老媪。老汉有的手里牵着黄牛出寨犁田,有的已经挑着一担牛草回来了;老媪有的手里提着蔬菜、脏衣、垃圾,有的肩上挑着禾谷,手里牵着光着脚板流着鼻涕的小孩。不过,不管老汉还是老媪,也不管他们有多忙,肩上的担子有多重,手里提的货物有多沉,都会主动热情地问他一句:

     “侬,掼抹驾呀!”(侗语)

     盘邑虽然听不懂是什么意思,但绝对可以猜出是一句问候语,包含老者对晚辈亲切的问好之意。他唯有躬身点头回敬,想不到其它的躯体语言了。

     来到寨子中央,那里屹立着一座鼓楼。虽然显得有些颓败,但在雾气中更显得有出分沧桑、雄劲和神秘的风韵。走进鼓楼,他有意识地抬起头,发现楼顶已经能看见天了,稀稀拉拉的瓦片断离出几个大窟窿。楼壁上的图案也因雨水的腐蚀开始脱落模糊。伫立许久,他仿佛感受到了历史蜕变的力度和岁月吞噬时光的残虐。

     鼓楼的东对面是一座保存较好的戏台,两边的台柱上贴着一副用红纸写的对联:“谁为袖手旁观客 ,我亦逢场作戏人。”字体苍劲有力,细品其中含意,不由得令他羞颜浮面,自己不正是一个袖手旁观客吗?

     盘邑颇有几分失落地走出寨头,眼前的景色又把我的魂勾住了。层层的梯田淋浴在晨光里,太阳出来了,田水里折射出道道金光,仿佛那儿满满的都是灿烂的金子。是呀,那里长出的可不是金子吗?养活了这一代代刀耕火种朴实无华的一族。

     梯田从山头到山脚,蜿蜒有致地包围着整座大山。抬头看山头,那白云飘渺之处,几蔟人影正在拿牛犁田,这让盘邑一时难以分辨是天上还是人间。

     他俯首瞰览山脚,一条小河上架起一座秀气的花桥,桥下几个着装淡雅的女子正在洗涤衣物上汗水沉淀下来的污渍。

     盘邑站在小路边看得正入神,一个挑重担的老者从身边经过,老者回过头来。

     “老弟,是你呀!回家吧,我们烧鱼下酒去。”

     盘邑正眼一看,原来是救他并给他送早餐的老爹,他手上拿着一串用竹条穿好的鲤鱼。。

     “老爹,是你呀。”盘邑变得满心喜悦,脸上自然地露出一丝微笑。

     “拿着,我们回家。”吴绵把那一串还在竹条上活蹦乱跳的鲤鱼递给盘邑。

     盘邑勾在手上,觉得还蛮沉的,估计有个三五斤吧。

     吴绵走在前面,盘邑一瘸一拐地跟在后面。吴绵背都驼了,但挑起担子来还那么带劲,晃悠悠的一担青草不知是压在他的肩头还是背上。

     “老爹,我来挑吧。”

     “不用,你的伤还没好呢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