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十三章 酒能乱性
    乔小麦是见过世面的人,她见王局身边的两个人都上卫生间了,忙走过去给领导倒酒敬酒。王局见一个明白世礼的人来了,一边把一只大手缠上了她的腰,一边与之对饮起来。

     乔小麦体态略显丰腴,但肤白皮嫩,留着齐耳的短发,小脸秀美,目似桃花,一看就是个干脆利落的人。她上身穿一件深V型的黑色雪纺衫,下身是一条黑色的包臀短裙,雪白修长的大腿裸露在桌子下面,不着丝袜。虽然她快四十岁的人了,但由于职业关系,天天与高级化装品打交道,所以保养得极了,怎么看都像刚二十出头的爱吃爱笑的小姑娘。

     王局见乔小麦上道,把一只手落在了她的大腿上,那上面像涂了银粉一样细腻,王局摸在手上,滑到心里,整个人都爽歪歪起来。

     光洁明亮的卫生间里,章舒予洗手后从里面出来,被王建兵拦在道上。王建兵一只手撑在墙上,似乎已有几分醉意,一双色迷迷的眼睛盯着章舒予的胸部,虽然看不到什么,但他可以随便的意淫。章舒予最恨的就是男人这种目光,鄙夷地问:“干什么?醉了?”

     “舒予!做我女朋友吧!”

     “王总,你真的醉了。”

     “不,我没醉。只要你答应做我女朋友,我现在就当朋友和王局的面宣布我们的关系,我看谁还敢欺负你。”

     “刚才你看到了?”

     “你这么美,是男人都情难控制,所以别怪王局。”

     “你们还真是死党,这个都为他说话。”

     “但是,只要我一说你是我女朋友,王局定不会再干扰你。”

     “你做梦吧你,你女朋友那么多,我可不想参合进去。”

     “只要你答应我,我把她们全揣了。”

     “狗能改得了吃屎吗?”

     “哟,哟!这么恶心的话怎么可以从你这么绝美的嘴里讲出来呢?”

     “不跟你胡扯了,里面的人都等着咱俩呢。”

     “哟,这话中听,咱俩!走——”

     包间内,乔小麦把嘴凑到王局的耳边说:“王哥,你那兄弟王总正在追章舒予的势头上,所以请你手下留情,成人之美。哦,他(她)们来了。”

     还没等王局反应过来,乔小麦已经离坐回来原来的地方坐下,章舒予和吴建兵双双入座。

     “不好意思,舒予好像醉了,我过去扶她一把。”王建兵解释道。

     “老弟,你看大家都喝了差不多,不如大家换个节目吧?”王局对着王建兵说。

     “好哇,王哥,你是喜欢唱歌呢,还是跳舞?我那里有最好的场子。”

     “我不喜欢闹哄哄的地方,就喜欢打点小牌。”

     “是软牌呢,还是硬牌?”

     “大老爷的,当然喜欢玩硬的了!”

     “好,志文你去楼上安排一间宽敞的,我们10分钟后到。”

     陈志文立即出去,一边打电话叫人送钱来,一边找总理要了一间上档次的麻将包间。而王建兵这边,他走到曹宁身边,在他耳边说:“你快叫人送钱来,你今晚得上。”曹宁轻声问:“多少?”王建兵向他伸直了五个手指。“500万?”曹宁惊叫到,王建兵忙凑过去,说:“轻声点,50就够了。”“哦,50我身上有呀!”王建兵立即在他头上敲了一下,说:“你这智商,你老爷子怎么放心把摊子交给你?”“我们在家里就打5块。”曹宁委屈地说。“你们祖祖辈辈都是靠抠门发的家?”曹宁白了王建兵一眼,王建兵补上一句说:“你不想要海北那块地了?”曹宁怔怔地道:“哦,知道了,50万,我马上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 10分钟后,在一间装修成古典书房的包间,几个人围着桌子玩起了国粹。

     麻将桌像古老的四方桌,却是电动了。坐在正上方的是王局,他的对家是章舒予,上家是曹宁,下家是王建兵。陈志文在一旁端水倒茶,乔小麦和姚启明开车回家了。

     机子在“哗啦,哗啦”的洗牌,王局从随身带来的公文包拿出了一摞钱,一扎一扎的,估计有七、八万。

     他看到其他(她)人没动静,开口说道:“你们不会想跟我打篮球记分吧?”

     “哈哈,王哥,说笑了。我们的筹码马上到。”

     “哎,王总,你让陈志文上吧,我真没带钱。”章舒予一面报实情一面推诿地说。

     “舒予,你安心坐着,我们三个男的,不会欺负你一个弱女子的。”

     说话间,陈志文和曹宁的电话相继的响了起来,两人出去后都带进来一个黑胶袋子。陈志文把袋子交给了王志兵。

     王志兵把沉甸甸的一袋钱分成了两份,一份估计有50万左右。分好后,他把黑袋子推到章舒予面前,说:“舒予,这是你的筹码。”

     “王总,这?”章舒予不太懂王建兵的意思,打用黑袋子一看,惊叫道:“怎么这么多?我可玩不起。”

     “舒予,有你哥我在,不用担心。输算我的,赢是你的。”王建兵慷慨大方地说。

     “这怎么可以?”章舒予想拒绝。

     “你难道要扫王哥的兴吗?”王建兵向她眨了一下眼。

     章舒予似懂非懂,抿着嘴说:“好吧,今天就陪王哥玩一把大的。”

     “好,豪爽!”对面的王局向章舒予竖起了大拇指,说:“今天我们不打川牌打广牌,一盘一摞,免得番倍算头疼。”

     章舒予知道,王局讲的一摞就是一万,一盘一万,妈呀!这也太刺激了吧?

     正式对垒了,章舒予尽量搭牌碰牌,她不想欠王建兵的人情,拼力保护自己的阵地不会丢失。而王建兵拼死的拆牌打生张,生怕别人胡不到牌似的。曹宁第一次见这么大的场面,两鬓渗出了汗,刚想碰碑王局的牌就把王建兵踩了一脚。

     几个回合下来,王局赢了十几大摞,章舒予亏了两万。

     “王哥,手气不错呀,一捆三。”王建兵拍起马屁来。

     “哈哈,暂时领先,暂时领先。小章你要加油哦!”王局开始得意起来。

     王建兵又让王局赢了几个回合后,提起了正事。

     “王哥,我想在市中心搞个地下娱乐中心,你可得帮我参谋参谋。”

     “打牌不谈公事,此事再说。”

     听王局这么一说,大家又专心打起牌来。王局和章舒予想拼命的赢钱,王建兵和曹宁却拼命的想输钱,这就是每人的目的不同。章舒予输了几万,在努力扳本中。王建兵一次不胡,却满心欢喜,曹宁自摸了一把,却被王建兵踩得直飙泪。

     这场国粹较量真是有喜有泪,有板有眼呀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