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十一章 热海艳遇
    大海胸怀宽广,潆纳百川。

     这是盘邑面此时闭目养神领悟到的,他突然睁开眼睛,一个靓丽的身影映入的眼帘。

     那是一个身材高窕的大美女,她独自在沙滩上慢步,正向盘邑这边走来。她挽着发髻,露出修长白皙的脖颈,颈上着一条浅黄色的丝巾,试图把胸前的突兀遮掉一些,海风却挑衅地把丝巾吹开。她身穿一袭白色短裤,裙子面料又薄又软,飘逸的裙摆只盖到大腿中段,露出双雪白修长的美腿。盘邑只看到她的侧面,但恰好把她的前凸后翘看了个极致。

     突然,一阵海风吹来,美女颈脖上的丝巾被卷走了,她转身面向大海,想游进海里,又犹豫了。

     盘邑这时看清了她背面的曼妙,腰瘦如蜂,臀肥似梨,心神顿时荡漾起来。他猛然站起来,奔向大海,在海面上寻找那条浅黄色的丝巾。这时,海面上除了微微起伏的海浪,看不到任何其它物体。

     盘邑凭着记忆中丝巾飘去的方向,一头钻进蔚蓝里。他水性极好,在水下三米的地方看到了一条浮动的丝带,连忙游过去撰在手里。

     盘邑浮出水面,游向沙滩,但他已经看不到刚才那个美若天仙的女子。他气喘如牛地踩在沙滩上,用力甩去丝巾上的水珠,悻悻地走到太阳伞下拿走自己的T恤衫,然后向淡水冲洗室走去。

     盘邑用淡水冲去了身上从海水里带来的盐份,感觉清爽舒服多了。他走出冲洗室,外面正站着一个美女,盘邑感觉这美女很眼熟,正眼看去,这不是刚才那个颈脖上丝巾让海吹走的美女吗?她应该也是刚冲个淡水澡出来了,只见她换穿了一身深蓝色西装套裙,脚上一双黑色高跟鞋,显得端庄而又职业,一副大都市女白领的模样。盘邑心想:这个时候了,她还穿这一身,难道她要去上夜班吗?

     盘邑不敢多想,忙上前几步走到美女跟前,从热裤兜里掏出那条丝巾递到她面前。

     “这是你的吧?”

     她眼皮抬起,懒洋洋地扫了盘邑一眼。这个美女本来就很高,1.75米的样子,盘邑也只有这个高度,但她现在穿着高跟鞋,盘邑站在她前面自然就矮了一节,自卑感蹭地冒了出来。

     美女没有回应,盘邑望着她那张俏美无铸的脸,怀疑自己认错人了,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 “丢了的东西,我是不会捡回来的。”

     盘邑一愣,停下,转身看去。说这句的人正是身后那个大美女,只见她略抬起头,像一只姿态高傲的天鹅从他身边走过,看也不看他一眼,径直向停车场走去。

     盘邑的自尊心瞬时受到了严重的创伤。他有些气愤地想走过去问个明白,自己就那么让人不屑一顾吗?就算自己长得寒酸,但自己冒着生命危险下海帮你捞了丝巾,就算你不再乎这条丝巾,但总得说点什么吧,真搞不懂,你们城里人都活到了这种境界了,连最基本的礼貌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 盘邑跟着美女来到露天停车场,美女感觉身后有人跟踪,转身看去,盘邑把脸偏向一边,望向大海。美女继续向前走,盘邑继续跟着。美色掏出车钥匙按了一下,前面一辆玫瑰红的奥迪A7应声而响。美女打开车门时急转过身来,身后的盘邑眼前就要露怯,快速从热裤兜里拿出一顶帽子扣在头上,隐身了。

     美女看不到人,觉得很奇怪,摇摇头,嘴里喃喃地说:“躲得够快的呀!”

     美女上车,发动车子,听到后排车门响了一下,忙伸长脖子望去,后座什么也没有,于是慢速开车上路。

     车子开向热海市大道,这时,美女的电话响了,她接上蓝牙。

     “喂,章舒予,在哪儿呢?”

     美女瞄了一眼手机显示屏,说:“王总,我在去酒店上班的路上呢。”

     “你不用去了,我已经跟副总经理吴越说了,你今天晚上陪我去见一个市里的大人物。你半小时后到凤凰避暑山庄来。”

     “不是,王总,我穿着工作服呢,怎么见客人?”

     “你车上没有礼服吗?”

     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 “没事,你穿什么都好看!着工作服更显得我们有职业意识和素养,你赶快过来。”

     章舒予听到王总最后命令的口气,不再作声。她开车到前面掉了个头。要在半小时赶到凤凰避暑山庄,得走山路,但山路路况不好,昨晚又下了场雨,真不知道能不能过去,章舒予心里担心着。

     车子开进路面狭窄的山路,章舒予明显把速度慢了下来。车子平衡行了十几分钟后,前面拐一个弯,章舒予看见路面中间着两个峥狞的大岩石,估计一个都有五、六十斤重,眉头顿时紧蹙起来。

     她下车试着搬动岩石,感觉自己的力量就像比蜉撼树,岩石纹丝不动。她正在心里焦急时,从车子后面方向走来了一个人,这不是刚才那个跟踪自己的猥琐男吗?

     盘邑走到章舒予身边,二话不说,一掘一推,几下就把两个大岩石移到了路边。做完好事后他也不停留,转身就向车子走去,章舒予在后面“哎,哎!”两声他也不理,待离开章舒予的视线,他又戴上帽子,从后面侧门溜进了车子里面。

     状况解除,章舒予又开车上路,很快就到达了凤凰避暑山庄。

     这是一个风景秀丽的地方,空气新鲜,植被茂盛。山庄建筑群依山旁水,格调古朴典雅,确是一个修身养气,休闲怡情的好去处。

     章舒予走进装修奢华的大厅,一个三十多岁,高瘦俊朗的男子迎了上来。

     “舒予,来了!”

     章舒予走向男子,说:“王总,我没迟到吧?”

     “没有,没有。咱们赶快过去!”

     两人转身向里间走去,章舒予忍不住问道:“王总,是什么大人物?先透露一下,我好有个心理准备。”

     “是市里的王局,专管咱热海市这块地皮的。”

     “哇,大有来头。我这样穿着行吗?”

     王总瞄了章舒予一眼,狞笑着说:“你头上有市里模特冠军的光环,怎么穿怎么好看。”

     “不会失礼吧?”

     “不会,但这个王局,他不喜欢别人在这种场所叫他王局。”

     “那叫他什么?”

     “跟我一起,叫王哥。”

     章舒予微微点头,说话间,王总推开一豪华包间的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