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十九章 逃出围攻
    盘邑无奈地独自进屋,他心里有些愤慨:要不是我及时赶到,你再好的花也给人践踏了,这人貌美如花,血怎么那么冷呢?最起码你得让我进去喝杯茶,或者当面说一句谢谢让我心里好受一些呀!这人就是欠揍,下次再遇到这种情况,我定会立在一旁看热闹,甚至帮忙把她的衣服脱下!

     盘邑进浴室洗了个热水澡,然后舒舒服服地躺到了床上。这床上的被褥都是新的,大概是房东刚买来换上的,为了租一个好价钱,真是什么都想到了。

     其实,就算床的东西全是旧的,盘邑也不再乎。他这个穷苦出生的孩子,没那么多的讲究。想当初自己在读大学的时候,被褥一个学期才洗一次,还不照样一觉睡到大天亮。满寝室飘荡着汗臭味,其中大部分是他的汗离子。这并不是说他懒散,而是他吃惯了这种苦头,闻惯了这种味道!

     现在他趟在宽大的席梦思床上,感觉就像登上了天,正享受着玉帝老儿的龙床一般。

     盘邑美美地睡了一觉,梦中她一手牵着吴秀秀的手,一手缠着章舒予的腰,三人一起走进了礼堂……

     “叮当,叮当…”

     一阵门铃响起,打破了盘邑的白日梦,他光着赤膊睡眼惺松地从床上起来直奔客厅,伸手去开门。当他看到门外站着一个身上穿一袭酒红色连衣裙的绝色美女时,开懒口的上颚放不下来了。美女直盯着他的胸肌看,有点像男人看到女人走光时不看白不看的眼神。

     “舒予!怎么是你?”

     盘邑双手捂住胸口,生怕被别人非礼似的。

     “你刚才救了我,我得请你吃餐饭。”

     章舒予说完目光投向别处,瘪着嘴一副极不情愿的样子。盘邑看出了她的情非得已,想拒绝又怕便宜了她,于是问道。

     “你会下厨?”

     “不会。”

     “请我去酒店吃?”

     “想得美,小餐馆,去不?”

     “小餐馆才有情调,当然去。”

     “那还愣着干什么?我到楼下等你,两分钟不到自己打车来。”

     盘邑心里埋怨这女人也太狠了,请人吃饭一点诚意都没有,脚下却像生了风,直奔卧室,从旅行包里找出一件体面一点的衣服穿上,那是一件面料软件的衬衣。

     等盘邑跑到楼下,章舒予已缓缓开车上路,车子副驾驶座的门半开着,盘邑拼命地追了上去,钻进车里。

     “你这是请人吃饭的样子吗?”盘邑喘着气埋怨道。

     “你爱去不去!”

     “今天我非吃死你不可。”

     “小餐馆,我请得起。”

     “我专吃贵的。”

     “贵的,小餐馆没有。”

     “哎呀呀,不用去了,我已经被你气饱了。”

     章舒予抿嘴一笑,得意地哼起了小乐曲。

     一会儿,章舒予把车开进了美食一条街,两人在一家用特色餐馆前下车进去。里面装修全用木板铺就,地板、墙壁、廊阁,全都透出杉木的清新味道。大厅里摆有几张大圆桌和几张小长桌。

     盘邑和章舒予只有两个人,服务员带到了一张小方桌坐下。服务员把菜单递给章舒予,章舒予推给盘邑,让他尽情的点。盘邑翻了一遍菜单,要了一份牛肉火锅,再配四个炒菜,炒菜荤素搭配。

     等了近半个小时,菜上来了,章舒予发现盘邑身后的大圆桌不知什么时候坐满了一桌男的,个个肥头大耳,耳垂上都吊着耳环,一看都不是什么善类。章舒予看到这伙人,立马想到今天盘邑为了救自己而得罪的那个人,这些不会是他派来的吧?

     盘邑主动要了两瓶冰啤酒,大口吃肉大口喝酒起来。章舒予不喝酒,一餐饭都吃得不安生,她的眼睛时不时瞥向那伙人,生怕他们过来生事。

     世上有时还真是怕什么来什么,那一伙人坐着等菜,这时有两个高大肥胖的家伙坐不住了站起来,向盘邑身后走来。章舒予看见了,连忙向盘邑使了一个眼色,盘邑只顾吃喝,根本没接收到章舒予向他投来的信号。

     就在章舒予用脚去踩盘邑脚尖的时候,两个大力士伸出魔爪猛地抓住盘邑的两只手臂,将他就像拎起一只小鸭似的用力往后一甩,盘邑整个人转眼啪地一声被扔到了那伙人的桌子下面。

     这突如其来的袭击所盘邑弄得趴下了,他一屁股重重地坐到地上,感觉肛门都快暴裂了。当那伙人张牙舞爪蹲下来时,发现桌子下面的人不见了,一个个面面相觑,不知怎么下手。而盘邑隐身后立即进行了还击,给敌人的胯下一人一拳头。顿时,七八个大汉个个双手捂着下身,嗷嗷大叫起来。

     盘邑忙脱下帽子拉着章舒予往外跑。两人刚跑到门口又站住了,灯光照耀下,门外围了十几个打手,他们手里都握着钉锤慢慢向两人靠过来。

     盘邑镇定地护着章舒予,轻声在她耳边说:“今天免费让你见识一下我的霹雳神脚。”

     盘邑快速戴上帽子,夺下一人手里的钉锤,以击鼓的速度划圆在每人的脚趾上用力一锤,几秒后移身到章舒予跟前现身,并比划出一个长拳的招势,定格。那架势颇有当年香港电影黄飞鸿出拳制敌后的英姿。在他的面前,门外那十几个打手纷纷丢下手里的钉锤用手捂住自己的脚趾,叽叽歪歪地叫痛不止。

     “搞她女朋友!”

     大厅里几个大汉直起身扑过来,抓住了章舒予的两只手臂往里拖。盘邑此时才觉得此地不能久留,更不能恋战,于是又一次隐去身影,提锤在抓章舒予的两个人的手腕上敲,以最快的速度救下美人,然后抱着她从受伤的人群缝隙中游走。

     两人上了车,章舒予发动车子急踩油门,车子箭也似的开走了,身后只留下一群痛得口鼻缩成一团的势力爪牙。

     车上,章舒予忧心忡忡地说:“他们不会放过我们的。”

     盘邑深思片刻,然后自信满满地说:“你放心,我会让他们很快消失,再也不来打扰我们。”